一水玄瑜伽

瑜伽文化
主要瑜伽流派】    【历代重要人物

主要瑜伽流派:

    瑜伽的方法就好比“清洁术”,它是一种让身心净化的方法。通过不同途经的练习,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让身心变得纯净,还其本来面貌,回归本性。

     在刚刚结束的第届西湖国际瑜伽文化节暨瑜伽中国化论坛上,一水玄瑜伽总培训师陈曙星老师受邀开展《深入瑜伽流派之海,找回质朴真相》的讲座,借此机会我们一起寻根溯源,梳理一下关于瑜伽流派的相关知识。

     在印度,最被推崇的六大瑜伽流派分别是:胜王瑜伽(Raja Yoga)、 智慧瑜伽(Jnana Yoga)、 行动瑜伽(Karma Yoga业瑜伽)、虔信瑜伽(Bhakti Yoga)、真言瑜伽(Mantra Yoga语音冥想)、哈达瑜伽(Hatha Yoga)。

胜王瑜伽 (Raja Yoga)

    Raja的词义是“王侯”、“首长”,Raja Yoga就叫王瑜伽,而胜王即胜于王者之意。胜王瑜伽的目标是恢复真实的神我(purusha普鲁沙),普鲁沙是身心最终的统治者或国王,它被帕坦加利视为无数超验神我中的一个特殊的神我。 胜王瑜伽的另外一种说法是,帕坦加利的瑜伽是被国王用来修习的,尤其是10世纪的国王薄阔(Bhoja),他甚至写了一本著名的《瑜伽经》注释。

智慧瑜伽 (Jnana Yoga)

Jnana这个词的意思是“洞见”、“智慧”或“知晓”。
     智慧瑜伽是通过对“真我知识”的修习,或者更确切地说,通过修习分辨真假或真幻的智慧来认识神我的道路。智慧瑜伽认为,人要达到圆满需要有正确的自我知识,一旦真正觉悟自我,就达到瑜伽的最高境界。
认清真我的阻碍是:傲慢;行动中私我人格的错觉;权利、名望和性占有。——《商羯罗·自我知识》

在中国有类似的古训: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志不可满,乐不可极。 ——《礼记·曲礼上》
“尽管阿特曼是实在和意识,并且永远都存在于任何地方,然而只有智慧之眼(才能)感知到它。但是,视力被无明模糊了的人看不见绚丽的阿特曼,就像盲人看不见灿烂的太阳。”—商羯罗《自我知识》

行动瑜伽 (Karma Yoga)

Karma一词的意思是“业”、“因果效应”,Karma指的是行为、职责、工作、行动、努力的结果,所以Karma Yoga 也叫“业瑜伽”。    
“在无私服务中,任何努力都不会白费,也不会产生任何不利的后果。只要对此学问稍加实践,也会使你远离生与死的巨大恐惧。”(薄伽梵歌2.40);
“业瑜伽将使人断然决定只求觉悟到神,而那些为了享受行动成果而行动的人,他们的欲望是无止境的。”

虔信瑜伽 (Bhakti Yoga)

巴克蒂( bhakti)一词源自词根bhaj(意思为“分享”或“参与”),通常被翻译为“虔信”或“爱”。因此,巴克蒂瑜伽也被称为奉爱瑜伽。
    巴克蒂瑜伽是针对神圣者的充满爱的自我奉献和分享。通过对神的虔信来达到解脱,对绝对整体的奉献服务。 斯瓦米·维韦卡南达(Swami Vivekananda)称巴克蒂瑜伽为“系统化的奉献之路,以实现与绝对的结合”。
《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的第十二章中,克里希纳将巴克蒂瑜伽描述为“通往最高精神造诣的道路之一”。

真言瑜伽 (Mantra Yoga)

Mantra的直译“曼陀罗”,意为“咒语、颂歌、圣歌”,因此Mantra Yoga也叫曼陀罗瑜伽或语音冥想瑜伽。
    Mantra Yoga将声音作为超越的工具。从吠陀文明在印度繁荣之时,声音(既作为仪式语言或唱诵,也作为音乐)已经成为一种相当复杂巧妙的宗教表达和灵性转变方法,吠陀的颂诗传统上被称为真言( mantras曼陀罗)。吠陀的仪式唱诵中最重要的一个声音是“OM”。

哈达瑜伽 (Hada Yoga)

( Hatha Yoga)这个词解释是“ha太阳”和“tha月亮”的“yoga联结”,哈(ha)代表阳性,而达(tha)代表阴性,两个相对的能量。
    哈达瑜伽的终极目标是通过对身心的锻炼,将身体能量留在身体中央有效约束和导引,并引发神圣意识在不朽的身体中觉悟或解脱。
    哈达瑜伽通过各种变化体位的练习和调息,并透过放松冥想平静心灵,借此平衡两个相对的能量。

    在瑜伽历史上,斯瓦塔摩茹玛被普遍认为是哈达瑜伽的最早的传播者和集大成者。斯瓦塔摩茹玛也是瑜伽治疗的开创者。他建议通过瑜珈与阿育吠陀(印度传统医学体系)结合,可以控制并治愈一些常见疾病。
    
在《哈达瑜伽之光》中这样表述:
    “哈达瑜伽是攀登三摩地的基石和阶梯”;
    “没有胜王瑜伽就不能成就哈达瑜伽,没有哈达瑜伽就不能成就胜王瑜伽”;
    “那些不懂胜王瑜伽的人只是哈达瑜伽的练习者,他们的努力和劳动不会产生什么结果”。

----------------------------------------------

历代重要人物:

    在瑜伽的历史中出现了许多具有影响力的重要人物,这些大师以永恒的光辉照亮了后人的道路,他们是瑜珈历史长河中永不陨落的星辰!

1. 希拉雅格巴(哈朗亚格嘎)(Hiranyagarbha)

    Hiranyagarbha(梵语:;从字面上看,“金子宫”或“金蛋”,诗意地翻译为“宇宙的胚芽”,宇宙创造的源泉)。希拉雅格巴(哈朗亚格嘎)是传说中的瑜伽最早宣扬者,也称金胎。【在《梨俱吠陀》中,“据说从一开始就兴起了,是万物之主,他维护天地,赐生命和气息,他的命令连神都服从,他是万神之上的神,是万物的生命法则。”根据摩奴(印度神话中的人类祖先,古印度<摩奴法典>的制订者)的说法,希拉雅格巴(哈朗亚格嘎)是第一个男性,是由不可捉摸的永恒的第一个原因在一个金色的蛋里形成的,就像太阳一样灿烂。“他漂浮在空虚和黑暗的不存在大约一年,然后摔成了两半造出了天和地”】希拉雅格巴(哈朗亚格嘎)是一个传说中的传奇人物,尽管对于他的身份、他存在的时间都无从知晓,但是谈到瑜伽的历史,我们必须从他开始。传统的古典瑜伽认为希拉雅格巴(哈朗亚格嘎)瑜珈的发起人。在《吠陀经》、《奥义书》和其它文献中,不同的哲学家都宣称希拉雅格巴(哈朗亚格嘎)是第一个开创瑜伽修炼方法的人,他是瑜伽的第一个导师,启发了所有的后来宣扬或者记叙瑜伽的哲学家。在印度最知名的史诗故事——《摩诃婆罗多》中这样说到:希拉雅格巴(哈朗亚格嘎)是瑜伽最古老的宣扬者。

2. 帕坦伽利(Pantajali)

    帕坦伽利是瑜珈的奠基者。他撰写的《瑜珈经》是继《薄伽梵歌》之后另一部奠基之作,帕坦伽利因此著作而被誉为瑜珈之父。

    帕坦伽利综合并组织了来自古老传统的瑜伽知识。《瑜珈经》对瑜珈的广泛传播起到了巨大的影响。他给瑜珈下的定义是:“瑜珈是思维波动的止息。”

    《瑜珈经》分三昧篇、练习篇、成就篇和解脱篇四章,有196句箴言,是第一本逻辑性和可操作性很强的瑜珈修习的书籍。书的开篇对瑜伽作出了明确的定义,到实践,到获得成就,到最终开悟解脱。《瑜珈经》在练习篇提出的“八支”(Ashtanga)一直都是瑜伽练习者的练习指南,八支的内容:持戒(yama)、内制(niyama)、体位法(asana)、调息(Pranayama)、制感(Pratyahara)、专注(dharana)、冥想(dhyana)、入定(samadhi)。八支瑜珈,也对印度密宗瑜珈和佛教金刚乘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3. 斯瓦塔摩茹玛(Swatamarama)

    瑜珈Swatmarama(梵语:;IAST: svātmārāma)是15和16世纪的印度瑜伽圣人,人们对真正的斯瓦特玛拉玛知之甚少。他最著名的著作是《哈达瑜伽之光》(Hatha Yoga Pradipika 也译为《哈达瑜伽灯论》或《哈达瑜伽经》),是继《薄伽梵歌》和《瑜伽经》之后,最重要的瑜伽经典。主要内容为当今瑜伽学员熟悉的体势、调息、契合法和收束法。斯瓦塔摩茹玛在对现代瑜伽的发展影响深远。在印度文化之外,“瑜伽”通常被狭隘地理解为“哈达瑜伽”。他在瑜伽历史上有两个方面的主要贡献:首先,哈达瑜伽是瑜伽体位锻炼的开端。斯瓦塔摩茹玛被普遍认为是哈达瑜伽的集大成者,他开始了哈达瑜伽的广泛传播。其次,斯瓦塔摩茹玛开创了瑜伽治疗的先河。他建议通过瑜珈与阿育吠陀(Ayurveda)结合,可以控制并治愈一些常见疾病。

    【阿育吠陀(Ayurveda)是由:Ayur(生命)和Veda(知识)组成,阿育吠陀的意思是关于生命的知识。阿育吠陀的记载首次出现在公元前6000年印度古老的诗歌总集梨俱吠陀(Rig Veda)中。阿育吠陀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医学体系,它也成了印度传统健康生活的方式。阿育吠陀认为:造成人们生病的原因是由于体内三大生命能量(称为“doshas”)失去平衡造成的。人体中的三大能量分别是瓦塔(Vata)、皮塔(Pitta)和卡法(Kapha)。 自然界和人体由土、水、火、风、以太五种元素构成。人体内的三大能量也是由这五种元素构成:以太和空气结合形成瓦塔(Vata),火和水结合形成皮塔(Pitta),水和土结合形成卡法(Kapha);一旦这三大生命能量太多或是不足够都会使到人们生病。 阿育吠陀认为,因此阿育吠陀把人分为三种体质:瓦塔(风型)、皮塔(火型)、卡法(水型。不同的体质应该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和饮食。】

    史书上记载斯瓦塔摩茹玛穷极一生,周游各地推广哈达瑜伽。他深受帕坦伽利和印度密宗思想的影响。他认为每一个生命皆有两面,这两面能量的平衡对生命之流的影响重大,这也是他之所以命名哈达瑜伽的由来: “日” (Ha),和“月”(tha),代表两个相对的能量:如冷热、男女、正负、阴阳。哈达瑜伽试图以体能运动和调息,并透过放松冥想平静心灵,借此平衡两个相对的能量。

    斯瓦塔摩茹玛科学地将人体通过不同阶段的控制,来平衡两个能量流——通常称为左脉(Ida)和右脉(Pingala),从而提升中脉(Sushumna),打开不同的气轮(Chakra)(从脊柱底端开始到头部结束的各个能量中心),直到达到头顶,引发“至上意识”。右脉被比喻为“日”,左脉被比喻为“月”,二者在中脉中会合,就是“日月瑜伽”(左右能量的结合)。哈达瑜伽实际是通过对身心的锻炼,将身体能量流在身体中央有效约束和导引,并引发神圣意识的一种锻炼方式。他用浅显易懂的方法与技巧,传授不同的体势、调息、契合法和收束法。以瑜伽调息、净化呼吸为锻炼方法是斯瓦塔摩茹玛的特殊贡献。

    他认为哈他瑜伽的真正目的是唤醒昆达里尼,为达到胜王瑜伽完美境界奠定基础,并未最终的解脱服务。

4. 斯瓦米·维帷卡南达(Swami Vivekananda)

    斯瓦米·维韦卡南达(1863年1月12日——1902年7月4日),是一个印度的印度教的僧侣,19世纪的印度神秘的室利罗摩克里希纳的首席弟子。他是将印度吠檀多哲学和瑜伽引入西方世界的关键人物,法号辨喜。现在普遍的观点认为正是1893年辨喜的美国之行,使印度传统瑜珈传播到了西方世界。辨喜是先行者、是人类文化史上的重要人物,对东西方文化的交流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辨喜将人重新定义为“潜在的神性”,从而消除了人神间的隔阂,他说每个灵魂都可能是神圣的。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控制内在和外在的自然来显化内在的神性。通过工作、崇拜、精神训练或哲学——通过一个,或多个,或所有这些——来做这件事,你就会获得自由。这就是宗教的全部。教条、仪式、书籍、庙宇或形式都只是次要的细节。

    维韦卡南达将道德与控制思想联系起来,认为真理、纯洁和无私是加强道德的品质来源。他强调,成功是集中思想和行动的结果;在他关于胜王瑜伽的演讲中,他说:“接受一个想法。让这个想法成为你的生活——想它,梦想它,生活在这个想法上。让你的大脑,肌肉,神经,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充满这种想法,不要去想其他的想法。这就是成功之道,伟大的精神巨人就是这样产生的。”

    维韦卡南达是新吠檀多的主要代表之一。他的重新诠释,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非常成功,是瑜伽、超验冥想、自我知识和其他形式的印度精神在西方受到热烈欢迎的主要原因。

5. 斯瓦米·悉瓦南达(Swami Sivananda)

    西瓦南达·萨拉瓦蒂(或斯瓦米·西瓦南达;1887年9月8日- 1963年7月14日),印度教精神导师,瑜伽和吠檀多的支持者。斯瓦米·西瓦南达于1887年9月8日星期四凌晨出生在印度泰米尔纳德邦蒂鲁纳尔维利区坦帕帕尼河畔的帕塔玛代村。他的父亲Sri P.S. Vengu Iyer是一名税务官员,也是一位伟大的湿婆巴克塔(巴克提)。他的母亲Srimati Parvati Ammal是一个非常虔诚的女人。库普斯瓦米是他父母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孩子。他学习医学,在英国马来亚当了10年医生,然后开始修道。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住在瑞诗凯什的穆尼基雷蒂附近。

    1936年他创立了神圣生命学会(DLS),是瑜伽吠檀多森林学院(1948)的创始人,西瓦南达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他写了296本书,涉及各种主题:形而上学、瑜伽、吠檀多、宗教、西方哲学、心理学、末世论、美术、伦理学、教育、健康、格言、诗歌、书信、自传、传记、故事、戏剧、信息、演讲、对话、散文和选集。他的书强调瑜伽哲学的实际应用多于理论知识。

    西瓦南达瑜伽,由他的弟子维什努德瓦南达传播的瑜伽形式,现在通过西瓦南达瑜伽吠檀多中心在世界许多地方传播。这些中心并不隶属于西瓦南达的道场,后者由神圣生命协会管理。

6. 斯瓦米·库瓦拉亚南达(Swami Kuvalayananda)

    斯瓦米·库瓦拉亚南达(Swami Kuvalayananda, 1883年8月30日- 1966年4月18日)是一名研究人员和教育家,主要以对瑜伽科学基础的开创性研究而闻名。1920年,他开始对瑜伽进行科学研究,并于1924年出版了第一本专门研究瑜伽的科学杂志《瑜伽弥摩沙》(Yoga Mimamsa)。他的大部分研究都是在凯瓦利达马健康和瑜伽研究中心进行的,该中心也是他于1924年创建的。他对现代瑜伽的影响是“深远的”。

    在伟大的瑜伽修行者帕拉马汉萨·马达瓦达斯基(Paramahansa Madhavadasji)的指引下,【parahansa Sri Madhavadasji Maharaj(1798 - 1921)是一位伟大的瑜伽大师,来自孟加拉,他徒步旅行印度50年,在喜马拉雅山的孤独中练习瑜伽,80岁时定居下来,开始教学。是瑜伽练习复兴的主要倡导者,当时瑜伽练习在印度大部分地区几乎已经绝迹。他鼓励斯瓦米·库瓦拉亚南达科学地研究瑜伽练习的效果和益处,以传播健康和全人类的精神灵感。】为他打开了瑜伽探索的一个新视野。他热心于瑜伽的物质和精神层面的敏感的思维,使他走上了精神探索之路。虽然库瓦拉亚南达在精神上倾向于理想主义,但他同时也是一个严格的理性主义者。因此,他寻求对他所经历的瑜伽的各种心理物理效应的科学解释。1920年至1921年,他在巴罗达医院(Baroda Hospital)的实验室里,在一些学生的帮助下,研究了一些瑜伽练习对人体的影响。他的主观经验,再加上这些科学实验的结果,使他相信,古老的瑜伽体系,如果通过现代科学实验体系来理解,可以帮助社会。发现这些瑜伽过程背后的科学基础成为他毕生的工作。

    在他后来的生命里,库瓦拉亚南达实践着这一使命,1924年,他建立了克瓦拉丹瑜珈研究中心(Kaivalyadham Yoga Institute),致力于瑜伽的科学化。他说:“如果一无所成,我并不在意,但瑜伽不该被轻视。”。为他的瑜伽科学研究提供一个实验室。与此同时,他还创办了第一份专门研究瑜伽的科学期刊《瑜伽弥摩沙》,梵文“mimamsa”的意思是“调查”。瑜伽Mimamsa,自成立以来每年出版季刊,计划于2012年被EBSCO收录。在瑜伽Mimamsa中,斯瓦米·库瓦拉亚南达(Swami Kuvalayananda)和其他人发表了关于瑜伽技巧的第一个科学实验,比如体式asana、清洁shatkarma、收束bandhas和呼吸法pranayama对人体的影响。

    这些实验给一些西方研究人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来到凯瓦尔雅德哈马瑜伽研究中心,想了解更多。约瑟芬·拉斯伯恩博士,健康和体育教授,1937年至1938年从哥伦比亚大学访问。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博士研究生k·t·比哈南(K.T. Behanan)在1931年末来到这里,待了一年,写了一篇关于瑜伽的论文。1957年,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医生温格和密歇根大学的巴基在那里工作了一个半月。研究和合作一直持续到今天。

7. 特鲁马莱·克里希那马查里亚(Tirumalai Krishnamacharya)

    特鲁马莱·克里希纳玛查里亚(1888年11月18日- 1989年2月28日),印度瑜伽教师、阿育吠陀治疗师和学者。通常被称为“现代瑜伽之父”,克里希那玛查里亚被广泛认为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瑜伽老师之一,被誉为哈他瑜伽的复兴者。

    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出生于印度南部的穆库昆达普拉(Muchukundapura)。他的父亲Sri Tirumalai Srinivasa Tatacharya,是一位著名的吠陀经老师,母亲Shrimati Ranganayakiamma育有六个孩子,克里希纳玛查里亚是六个孩子中的老大。他有两个兄弟和三个姐妹。六岁时,他接受了入教礼。随后他开始学习梵语的口语和写作,从《阿马拉科沙经》(Amarakosha)等经文中学习并在父亲的严格指导下诵读《吠陀经》(Vedas)。克里希那玛查里亚的父亲也教他体式和调息。

    克里希纳玛查里亚持有所有六个印度哲学学位。在迈索尔国王克里希纳·拉贾·瓦迪亚四世的庇护下,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在印度各地进行演讲和演示,推广瑜伽,包括停止心跳等壮举。他被广泛认为是vinyasa(串联)的创始人,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在广义上使用了“串联体位法”,意思是“为接近某一特定姿势而制定的适当步骤序列(krama)”,来协调呼吸与运动的结合;他创造的瑜伽风格被称为串联序列(Vinyasa Krama)瑜伽。克里希纳玛查里亚所有教导的根本原则是“教导适合个人的东西”。

    克里希那玛查里亚被尊为瑜伽士,而在印度,克里希那玛查里亚主要以医治者而闻名,他借鉴了阿育吠陀和传统瑜伽为人们治疗,并给许多人带来健康和福祉。他著有四本关于瑜伽的书:《Yoga Makaranda》(1934年)、《Yogaasanagalu》(约1941年)、《Yoga Rahasya》和《Yogavalli》(第1章- 1988年),以及几篇散文和诗歌。

    克里希纳玛查里亚的学生包括许多瑜伽最著名的老师:因德拉·德维(1899-2002)、k·帕塔比·乔伊斯(1915-2009)、b·k·s·艾扬格(1918-2014)、t·k·v·德西卡查尔(1938-2016)、斯里瓦萨·拉马斯瓦米(1939年出生)和a·g·莫汉(1945年出生)。克里希纳玛查里亚是艾扬格瑜伽创始人b·k·s·艾扬格的姐夫,艾扬格认为是克里希纳玛查里亚鼓励他在1934年年轻时学习瑜伽的。

8. 帕塔比·乔伊斯(K.Pattabhi Jois)

    k . Pattabhi Jois(1915年7月26日——2009年5月18日)是一个印度瑜伽老师和梵文学者开发和推广瑜伽的vinyāsa风格称为活力瑜伽。1948年,Jois在印度迈索尔建立了阿斯汤加瑜伽研究所(现在被称为K.Pattabhi Jois Ashtanga瑜伽研究所)。Pattabhi Jois是20世纪帮助建立现代瑜伽的印度人之一。

    乔伊斯的父亲是占星家、牧师和地主。他的母亲负责照看房子和九个孩子——五个女孩和四个男孩——其中Pattabhi Jois是第五个。从五岁起,他的父亲就开始教他梵文和仪式,这是婆罗门男孩的标准训练。他家里没人学过瑜伽。

    1927年,年仅12岁的乔伊斯在哈桑的朱比利大厅参加了由T. Krishnamacharya主持的讲座和演示,并在第二天成为他的学生。他在科什卡呆了两年,每天都和克里希纳玛查里亚练习。1930年,乔伊斯带着2卢比从家里跑到迈索尔学习梵语。大约在同一时间,克里希纳玛查里亚离开哈桑去别处教书。两年后,乔斯与克里希纳玛查里亚重聚,克里希纳玛查里亚也来到了迈索尔。在这段时间里,迈索尔的王公克里希纳·拉金德拉·沃迪亚(Krishna Rajendra Wodeyar)病得很重,据说克里希纳玛查里亚(Krishnamacharya)通过瑜伽治愈了他,其他人都失败了。玛哈拉加成为克里希纳玛查里亚的赞助人,并在贾甘莫汉宫为他建立了一个瑜伽舍拉。Jois经常伴随着Krishnamacharya参加游行。偶尔会在课堂上协助克里希那玛查里亚,并在他不在的时候授课。

    Pattabhi Jois并不自称为古鲁,但被认为是阿斯汤加瑜伽的大师或老师,1933年6月他迎娶了18岁的萨维特拉姆玛,他们有三个孩子:女儿Saraswathi、两个儿子 Manju和Ramesh(意外死亡)。

    1948年,在乔伊斯学生的帮助下,他在拉克什米普兰(Laxmipuram)镇买了一栋房子,并在拉克什米普兰的家中建立了阿斯汤加瑜伽研究所。

    1964年,比利时人安德烈·凡·利塞贝斯(Andre Van Lysebeth)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和乔伊斯一起学习阿斯汤加串联串联体式的初级和中级瑜伽。不久之后,凡·吕赛贝斯写了一本书《Yoga Self-Taught》(1967年),书中提到了乔伊斯,并附上了他的地址。这让西方人来到迈索尔学习瑜伽。乔伊斯获得了包括麦当娜、斯汀和格温妮丝·帕特洛在内的明星学生的关注。1974年乔伊斯首次访问西方,当时他被邀请在南美举行的国际瑜伽会议上,在梵语中发表关于瑜伽的演讲。第二年,由他的一群北美学生赞助,带着他的儿子Manju Jois前往加利福尼亚。为了容纳越来越多的学生,他于2002年在Gokulam开办了一所新学校。而乔伊斯和他的独生女Saraswathi Rangaswamy(生于1941年)以及他的孙子Sharath一起仍然在位于Gokulam附近的迈索尔Ashtanga瑜伽研究所任教。

    乔伊斯的女儿Saraswathi Jois有两个孩子,R. Sharath Jois和Sharmila Mahesh现在仍在教授瑜伽。两人从小都在Pattabhi Jois的指导下练习瑜伽。1990年,外孙夏拉特(R. Sharath Jois)开始协助乔伊斯的教学,并一直这样做,直到乔伊斯于2009年去世。当时,夏拉特接任Ashtanga瑜伽研究所的主要老师和主任,为了纪念他的外祖父,他将该研究所改名为K Pattabhi Jois Ashtanga瑜伽研究所(简称KPJAYI)。

    乔伊斯另一个儿子Manju Jois于20世纪70年代末离开印度,定居美国。他继续在国际上教授瑜伽,已婚,育有一子。

9. B.K.S.艾杨格(Bellur Krishnamachar Sundararaja Iyengar)

    Bellur Krishnamachar Sundararaja Iyengar(1918年12月14日- 2014年8月20日),又名B.K.S. Iyengar,现代瑜伽风格“艾扬格瑜伽”的创始人,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瑜伽老师之一。他写了很多关于瑜伽练习和哲学的书,包括《瑜伽之光》、《调息之光》、《帕坦伽利瑜伽经》和《生命之光》。Iyengar是Tirumalai Krishnamacharya最早的学生之一。

    2004年,艾扬格被《时代》杂志评选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

    B.K.S.艾扬格出生在印度卡纳塔克邦邦科拉尔区贝尔勒的一个贫穷的斯里·维斯纳瓦·艾扬格家庭。艾杨格出生时,他的家乡贝勒尔正处于流感大流行的肆虐之中。他是13个孩子中的第11个(其中10个幸存下来)。多年来,这个小男孩一直病弱不堪。在他的整个童年,他与疟疾、肺结核、伤寒和营养不良作斗争。他在书中写道:“我的胳膊很瘦,腿细长,我的肚子笨拙地伸出来。”“我的头以前是垂下来的,我得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把它抬起来。” 艾扬格五岁时,全家搬到了班加罗尔。四年后,这个9岁的艾扬格失去了父亲。

    1934年,他的姐夫、瑜伽士斯里·蒂鲁玛莱·克里希纳玛查里亚(Tirumalai Krishnamacharya)邀请15岁的艾扬格来迈索尔,通过瑜伽练习来改善他的健康。在那里,艾扬格接触到了瑜伽体式,这稳步改善了他的健康。克里希纳玛查里亚让艾扬格和其他学生在迈索尔的大公院做瑜伽示范,这对艾扬格产生了积极的影响。Iyengar认为他和他姐夫的关系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转折点,他说在两年的时间里“他(Krishnamacharya)只教了我10到15天,但这几天决定了我今天的成就!”。K. Pattabhi Jois声称他,而不是Krishnamacharya,是艾扬格的导师,但艾扬格否认了这一说法。虽然Iyengar非常尊敬Krishnamacharya,但他并不看好艾扬格。克里希纳玛查里亚曾经预言,这个身体僵硬、身体虚弱的少年不会在瑜伽上取得成功。他被忽视并分派做家务。直到有一天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当时最喜欢的学生凯萨瓦穆尔西(Keshavamurthy)离开时,他才有机会开始正式参加训练。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开始教授一系列困难的姿势,有时告诉他在掌握某种姿势之前不准吃东西。这些严格的训练经历后来影响了他教授学生的方式。在卡纳塔克邦北部的一次瑜伽公开演示之后,一群妇女向Krishnamacharya求助。Krishnamacharya选择了最年轻的学生艾扬格(Iyengar)给这些女性单独上课,因为那时男女没有一起学习。艾扬格的教学给她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应她们的要求,Krishnamacharya指派艾扬格继续担任她们的导师。

    1937年,克里希纳玛查里亚把18岁的艾扬格送到浦那,教授瑜伽。瑜伽教学在当时还是一个边缘职业。艾扬格回忆,有时他在三天内只吃一盘米饭,主要靠自来水维持生计。但他一心一意地致力于瑜伽。事实上,艾扬格说,他如此痴迷,以至于一些邻居和家人认为他疯了。1943年在他的兄弟的介绍下,艾扬格与16岁的Ramamani(拉玛玛尼)相识并结婚,幸运的是,Ramamani尊重他的工作并成为他对研究调整体式的重要伙伴。由于当时艾扬格教授的学生有许多是妇女、老弱和病人。在Ramamani的帮助下,Iyengar改进他从Krishnamacharya学到的体式,以满足学生的需求。而且,就像Krishnamacharya一样,艾扬格毫不犹豫地进行创新。他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他的导师的vinyasa练习方式。相反,他不断研究精准体式的内在本质,考虑身体的每个部位,甚至皮肤,开发练习每个姿势的效果。将体式作为一种治疗方法,开发出具体的治疗方案。此外,他学会了使用道具来帮助他们。艾扬格对体式的强调并不总是取悦他的前任老师。他会让练习者先掌握体式,然后再结合呼吸控制练习。随着他的方法的改进,他班上的学生人数增加,他的名声也随之扩大。

    1952年,B.K.S.Iyengar结识了英国小提琴大师Yehudi Menuhim(耶胡迪·梅纽因),梅纽因安排艾扬格在伦敦,瑞士,巴黎和其他地方教学。这是许多西方人第一次接触瑜伽,这种做法慢慢使艾扬格和瑜伽在西方具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在Yehudi Menuhim(耶胡迪·梅纽因)的帮助下艾扬格吸引了更多的西方学生。到20世纪60年代,瑜伽正在成为世界文化的一部分,艾扬格被认为是其主要的大使之一。

    艾杨格跟他的女儿吉妲(Geeta)和儿子普拉森(Prasant)一直在印度的普那(Pune)他的教学中心教授瑜伽,他的追随者将艾杨格瑜伽传播到全世界,创造了世界上最为人熟知的风格。

10. 英德拉-黛维 (Indra Devi)

    Indra Devi(1899年5月12日 - 2002年4月25日),原名Eugenie V. Peterson(俄文Евгения Васильевна Петерсон),是一位俄罗斯瑜伽老师,Tirumalai Krishnamacharya的早期弟子。

    1899年5月12日,出生在俄罗斯帝国的拉脱维亚,于2002年4月25日102岁高龄仙逝。父亲是瑞典银行董事Vasili Peterson ,母亲是俄罗斯贵妇亚历杭德拉拉布恩斯卡亚,小时候她在莫斯科戏剧学校学习,1917年布尔什维克上台执政,她与母亲一起逃到了柏林。在柏林,她成为了一名戏剧演员和舞蹈演员。英德拉-黛维15岁时,受瑜伽修行者威廉·沃克·阿特金森和哲学家泰戈尔的诗影响,对印度一直都很神往。

    1927年,她参与了印度一部电影的表演,只身乘船前往印度。很快,她成为宝莱坞的大明星,印度的生活和事业顺风顺水,甘地、泰戈尔和尼赫鲁都是她的朋友。1930年,她与捷克斯洛伐克驻孟买领事馆的商务人员Jan Strakaty结婚。然而噩梦也随之而来,一种罕见的心脏疾病开始侵蚀和折磨她,历经四年的医治毫无起色,她仿佛看到了生命的尽头。在看了Krishnamacharya的一次表演之后,她希望跟随Krishnamacharya学习瑜伽。但在以往的年代里,瑜伽是传男不传女的,19世纪初,瑜伽还是特别小众的修行项目,主要的学习对象也是年轻贵族男子。起初,Krishnamacharya拒绝教她,他告诉她,他的学校既不接受外国人,也不接受女性。但是,在Devi的坚持下,通过丈夫的关系,她结识了迈索的王公,而此时大师Krisnamacharya正在王公所资助的宫庭瑜伽馆里教授瑜伽。凭借着王族朋友的身份,使王公说服了这个婆罗门。

    Krishnamacharya迫于无奈勉强同意,他为她制订了严格的饮食规定和艰苦的日程安排,希望她能知难而退。但她克服了Krishnamacharya给予她的每一次挑战。并且在1938年她成为Krishnamacharya瑜伽弟子中的第一位外国女性。经过一年的学徒训练,在学习瑜伽的过程中她的心脏病神奇的好了,不光如此Krishnamacharya认为Devi可以成为一名瑜伽老师。他让她带上一本笔记本,然后花了几天时间来指导瑜伽教学,饮食和调息。根据这一教学笔记,Devi最终写出了第一本关于哈达瑜伽的畅销书,《Forever Young,Forever Healthy》。

    1939年,她随丈夫离开印度来到中国,在宋美龄的支持下,在上海的“爱芦”别墅里,Devi开设了自己的瑜伽教室,教授宋美龄及上海的达官显贵瑜伽文化。后来她在上海建起了第一所瑜伽学校,成为第一位在中国开设现代瑜伽的老师,也是第一位把现代瑜伽引入中国的人。

    1947年,她移居美国,住在好莱坞,并开设了一家瑜伽工作室。以“第一瑜伽女士”著称,她的教学包括瑜伽体式、呼吸技术、生活习惯和饮食。吸引了众多名流弟子。当时的社会名流及众多影星纷纷追随她习练瑜伽。期间丈夫意外去世。

    1953年,英德拉与着名的德国医生Sigfrid Knauer博士结婚。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她获得了美国公民身份,并将她的Indra Devi用于新护照。

    I1960年,Indra被邀请在克林姆林宫宣讲瑜伽,而观众正是前苏联总理、外交部长、苏维诶主席等高层领导人,并录制了一些瑜伽的教学讲座,包括“用瑜伽更新你的生活”。Indra精彩严谨的演讲,广受好评认可,最终使得瑜伽教学在前苏联合法化。

    1985年她的丈夫Sigfrid Knauer在斯里兰卡去世。丈夫去世后她搬到了阿根廷,于2002年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去世。

11. T.K.V 德西卡查尔(T.K.V Desikachar) (1938-2016)

    德西卡查尔成为克里希纳玛查里亚的最后一位门徒,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包括克里希纳玛查里亚本人。德西卡查尔是克里希纳玛查里亚的儿子,他将克里希纳玛查里亚职业生涯的整个范围,特别是他后来的教学,传达给西方瑜伽世界。尽管德西卡查尔出生于一个瑜伽家庭,但他并不想追求这种职业。小时候,当父亲让他做体式时,他就逃跑。克里希纳玛查里亚抓住了他一次,将他的手和脚绑在束缚莲花姿势(Baddha Padmasana)上,并让他绑了半个小时。但这并没有激励德西卡查尔学习瑜伽的兴趣。

    直到德西卡查尔从大学毕业获得工程学学位后,找好了位于德里的一家欧洲公司的好工作。去之前他回家准备在上班前和家人小住一段时间。一天早上,当德西卡查尔坐在屋前看报纸时,他看见一辆笨重的美国汽车行驶到他父亲家门前时,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刚好走出房子。汽车突然停下,一位看起来像欧洲人的中年妇女,从后排座上跳了下来,大喊“教授,教授!”。她冲向克里希纳玛查里亚,搂抱住他。看到这个场景德西卡查尔的血直往脸上涌。要知道在那些日子里,作为一个婆罗门是不能拥抱一个西方女人的,更不要说当街拥抱。当那个西方女人离开时,德西卡查尔结结巴巴的问“为什么?!?”。克里希纳玛查里亚解释说,这名女子一直在跟他学习瑜伽,在克里希纳玛查里亚的帮助下她戒掉了20年的吸毒习惯,她在前一天晚上第一次正常入睡。“你的瑜伽是什么?”,也许德西卡查尔对这一启示的反应是天意或业力使然,这种瑜伽力量的证据提供了一种奇怪的顿悟,永远改变了他的生活。在一瞬间,他决定要学习“他父亲的瑜伽”。 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并不理会他儿子对瑜伽的新兴趣。他告诉德西卡查尔离开瑜伽继续他的工程生涯。这次德西卡查尔却很坚持自己的想法。他拒绝了德里的工作,在当地一家公司找到了工作,并纠缠他的父亲上课。最终,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心软了。但为了向自己保证儿子的热诚,或者也许是为了劝阻他。克里希纳玛查里亚要求德西卡查尔每天早上3:30开始上课。德西卡查尔同意并服从他父亲的要求,但唯一的坚持是不信教。作为一名顽固的工程师,德西卡查尔认为他不需要宗教信仰。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尊重这个愿望,他们从体式训练和吟唱帕坦伽利的瑜伽经开始了瑜伽学习。由于他们住在一个房间的公寓里,整个家庭都被迫加入他们,虽然半睡半醒。就这样持续了28年,不过并不总是那么早。

    在辅导儿子的这些年里,克里希纳玛查里亚继续改进维尼瑜伽(Viniyoga)方法,为病人,孕妇,幼儿,还有那些寻求精神启蒙的人,量身定制瑜伽方法。他将瑜伽练习分为三个阶段,分别代表青年,中年和老年人:第一,发展肌肉力量和灵活性; 第二,在工作和养家的过程中保持健康; 最后,超越身体实践,专注于精神的练习。

    德西卡查尔观察到,随着学生的进步,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开始强调的不仅是更高级的体式,而是瑜伽的精神方面。德西卡查尔意识到他的父亲认为每一个行动都应该是一种奉献的行为,每一个体式应该导致内心的平静。同样,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对呼吸的强调,旨在传达除了生理上的好处更多是精神含义。德西卡查尔的说,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将呼吸循环描述为一种投降行为:“吸气,神接近你,神和你在一起。呼气,你接近神。保持呼气,向神投降。”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克里希纳玛查里亚将吠陀吟唱引入瑜伽练习中,总是调整诗歌的数量以匹配学生应该保持姿势的时间。这项技术可以帮助学生保持专注,并为他们提供迈向冥想的一步。

    克里希纳玛查里亚的世界观植根于吠陀哲学; 现代西方的世界观根植于科学。在两者都知情的情况下,德西卡查尔将他的角色视为翻译,将他父亲的古老智慧传达给现代耳朵。德西卡查尔和他的儿子考苏布(Kausthub)的主要焦点是与下一代分享这种古老的瑜伽智慧。“我们欠孩子们更美好的未来”他说。他的组织为儿童提供瑜伽课程,包括残疾人。除了出版适合年龄的故事和精神指南外,考苏布(Kausthub)正在开发视频,展示使用祖父在迈索尔工作的方法为年轻人教授瑜伽的技巧。

    虽然德西卡查尔花了将近三十年的时间作为克里希纳玛查里亚的学生,但他声称只收集了他父亲教诲的基础知识。克里希纳玛查里亚的兴趣和性格就像一个万花筒; 瑜伽只是他所知道的一小部分。克里希纳玛查里亚也追求文学,占星术和音乐等学科。在他自己的阿育吠陀实验室,还有他整理的草药食谱。在印度,他作为治疗师而不是瑜伽士更为人所知。他还是一位美食厨师,一位园艺家和精明的纸牌选手。但这种百科全书式的学习使他在年轻时显得冷漠甚至傲慢的“智力陶醉”。克里希纳玛查里亚意识到他珍惜的许多传统印度学习正在消失,所以他向任何有健康兴趣和足够纪律的人开放了他的知识库。他觉得瑜伽必须为适应现代世界作出改变或消失。

    克里希纳玛查里亚打开了现代哈达瑜伽发展的大门,使古老的瑜伽智慧展示出全新的千姿百态的活力,同时也给一些没有足够自律的、投机取巧的人以浑水摸鱼的机遇,一些人利用瑜伽在做非瑜伽的事情。但我们相信人们对健康的追求不会改变,智慧和真理不会被淹没。

12. 斯瓦米拉玛(Swami Rama)

    斯瓦米拉玛 (1925-1996)原名叫Brij Ki·ore Dhasmana。1925年出生于北方邦(Uttar Pradesh)的婆罗门(Brahmin)家族,位处喜马拉雅高瓦区(Garhwal Himalaya)的小村庄Toli,从幼年时他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山脚下遇到他的师父Bengali Baba,在师父的指导和引荐下,他拜访了喜马拉雅的诸多圣贤,包括住在西藏偏远地区的师祖。年轻时他与许多精神领袖有过密切接触,包括圣雄甘地,斯里奥罗宾多和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他在班加罗尔、波罗那伽(Prayaga阿拉哈巴德)、瓦拉纳西和英国牛津大学接受了高等教育。在他24岁的年轻时,他成为了印度南部卡维尔匹萨姆(Karvirpitham)香卡阿查尔亚僧团的主席,获得精神领袖的声誉。在这期间,他对当时的精神风俗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处理了无用的手续和仪式,使社会各阶层都能够在寺庙中进行礼拜,并鼓励妇女进行练习冥想。1952年,他放弃了这个高级职位的尊严和声望,重返喜马拉雅山,加强了他冥想练习。在一个密封的洞穴中完成了为期11个月的冥想和调息练习。在他的上师的鼓励下,斯瓦米拉玛开始了西方传道的任务,他花了三年的时间在欧洲学习西方心理学、哲学和医学,并在许多西方大学教授东方哲学。他曾在伦敦担任医疗顾问,并协助莫斯科的超心理学研究。然后他回到印度,在瑞诗凯诗建立了诊所和修道院。他于1960年在达尔班加(Darbhanga)医学院完成学业。后来他去了日本,在那里他建立了一个主要的精神中心。1969年他来到美国。

    斯瓦米拉玛遵循老师的指示,将他的知识和智慧带到了西方。他的教诲将东方精神与现代西方疗法结合起来。斯瓦米拉玛在接受《Giovanna Breu》杂志采访时表示,他的生活就是教导和分享,“美国学生愿意理解事物,我告诉他们如何无私地服务,如何生活。”他是一位自由思想家,以他的直接经验和内心智慧鼓励他的学生也这样做。“我是一位使者,传递着传统的喜马拉雅先贤的智慧,我的工作是向你介绍内心的老师。”斯瓦米拉玛对他古老的精神传统的热爱反映在他的生活和工作中。二十五年来,他在修道院、教堂、大学和医学院校演讲,所有宗教信仰和社区都接受他的非宗派和普遍的生活方式和他所传授的教义。

    1971年,斯瓦米拉玛创立了喜马拉雅国际瑜伽科学与哲学研究所,以现代科学的方式验证、记录瑜伽古老经验,将研究成果出版并教授瑜伽。他说:“我们必须建立一个生活中心,这将是东西方之间的重要桥梁。”。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郊区巴林顿租来的房子开始,喜马拉雅研究所扩大到包括遍布全美各地的分支中心,此外还有德国、英国、库拉索岛、意大利、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和加拿大的国际中心。1975年5月,喜马拉雅研究所购买了位于伊利诺伊州格伦维尤的第一处房产。1977年秋天,总部迁至宾夕法尼亚州洪斯代尔(Honesdale)的现址。中央总部位于宾夕法尼亚州东北部波科诺(Pocono)山脉连绵起伏的丘陵上,占地422英亩。在那里进行着各种教育、治疗、研究和出版工作。研究所的住宅院系周围是树木繁茂的山丘和山谷的壮观景色。

    斯瓦米拉玛将他的生活指向了科学与灵性的统一。他的硕士建议他可以通过与研究心理和生理现象的心理学家和医生合作,帮助将东西方科学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他接受“孟宁格基金会(Menninger Clinic)”的检测,研究他能够自主控制一般被视为非自主(自律神经系统)的身体活动到什么程度(诸如心跳、血压和体温)。这一实验彻底改变了关于身心关系的科学思考。他在实验室条件下斯瓦米拉玛展示了他的能力,可以阻止他的心脏跳动17秒,在手掌的不同部位之间产生10度的温差,并自愿产生和维持特定的脑波模式。他首先产生了主要以β波为特征的脑波模式; 然后他产生了α波,这通常与放松状态有关。最后,他能够证明θ波的产生。与α和β波相比,θ波与无意识状态相关,α和β波与意识状态相关。在产生θ波的同时,斯瓦米拉玛似乎处于沉睡状态。然而,他能够回忆起那段时间房间里发生的一切。这项工作的报告已记录在1974年《世界图书科学年刊》,1973年《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科学年鉴》,1973年《时间生命自然科学年鉴》以及其他许多出版物中。美国各地的期刊和报纸报道了这些实验。

    斯瓦米拉玛是个哲学家,也是作家,他写了45本书;他还是个诗人及科学家。他的一些作品已被翻译成世界各地的不同语言。此外,他还是一位训练有素,才华横溢的音乐家。他的作品《印度音乐》代表了他努力使印度古典音乐系统,更容易被西方世界所接受的一个方面。他未发表的材料继续通过喜马拉雅研究所医院信托基金会的斯瓦米拉玛中心出版。

    为了表彰他在印度和美国以及世界各地的无私服务,斯瓦米拉玛获得了无数奖项和荣誉。把他描述为瑜伽士、科学家、哲学家、人道主义、神秘主义和诗人……,对斯瓦米拉玛来说也只是他全部人生的一瞥。在达到精神启蒙的高度之后,他也用似乎无穷无尽的精力去完善他在外部世界中的行为。他的生活体现了“生活在这个世界,却保持超然世外”的人类潜能。斯瓦米拉玛于1996年11月13日在喜马拉雅医院信托基金会上有意识地放弃了自己的身体。

13. 斯瓦米·兰德福

    Swami Ramdevji Maharaj于1965年出生于印度哈里亚纳邦Mahendragarh区Alipur的Ramkrishan Yadav。在童年时期,Maharishi Dayanand Saraswati的吠陀总是激励他。他也阅读了很多韦达书。他从小就患上了瘫痪,并且通过瑜伽,他能够重新获得身体的全部功能。在Shahjadpur学习后,他在15岁时离开了家。他去了Khanpur的Aarsh Gurukul,详细研究梵语和瑜伽。在Gurukul完成他的学习期后,他对灵性的追求得到了深度,他拥有了所有的精神吠陀思想和哲学。他的上师实现了他的追求和智慧。后来斯瓦米·拉姆德维吉放弃了世界,进入了桑雅。

    Param Pujjya Swami Ramdevji Maharaj也被称为'Baba Ramdev',是着名的瑜伽和阿育吠陀大师。Swami Ramdevji精通梵语语法以及吠陀哲学和吠陀传统。他非常重视印度文化,也非常爱国。他认为印度以其古老的智慧是全世界的老师。斯瓦米·拉姆德吉(Swami Ramdevji)相信提高人们的意识瑜伽科学; 它的好处和阿育吠陀的力量可以扩展一个人,以健康的身体和健康的心灵实现意识的美德。斯瓦米·拉姆德维吉认为真正的服务地点就是人体,他说:“我的上帝生活在一个男人身上,因为'人形的圣殿'是由全能的自己建造的”。为人类服务,自我控制和冥想是他的崇拜。

    在成为三亚斯后,他冥想并深入探索上帝和自我实现。他的上师完全相信他并使他成为Acharya并将Gurukul的责任交给他并与每个人分享他的精神思想。斯瓦米·拉姆德夫说:“我生命中令人钦佩的是因为我的上师的恩典;我生命中的错误是由于我自己的无知。在我的生活中,在上帝之后,我的上师得到了下一个地方。”

    Kalva Gurukul的Jind区的Swami Ramdevji为哈里亚纳邦的所有村民提供免费的瑜伽训练。然后他继续成为Mahatma Dharamveer的Gurukul,Kisangarh Ghasera的Acharya。在Gurukul,他教授了我们丰富的印度吠陀哲学和吠陀经典的各个方面; Puransa和Upanishads。在他的实践中包括在喜马拉雅山脉的甘戈特里神圣洞穴中的一段时间。正是在这个地方,他遇到了Acharya Balkrishan。几年后,他去了哈里瓦,这座城市一直是他的基地。

    1995年,Swami Ramdevji与Acharya Karamveer和Acharya Balkrishna建立了Divya Yoga Mandir Trust。Acharya Karmaveer精通瑜伽和吠陀,而Acharya Balkrishna是阿育吠陀学位的医生。Divya Yoga Mandir是瑜伽的推广载体。信托总部位于哈里瓦的Kripalu Bagh Ashram。Baba Ramdev主要在这个修道院教授瑜伽。该组织负责他的所有活动,包括营地,阿育吠陀医药的制造以及患者的治疗。Divya药房是Divya Yog Mandir Trust的另一个方面,生产阿育吠陀药物。它配备了一个高科技实验室,进行研究和创新。由他建立的Patanjali Yogpeeth(Trust)和帕坦加利大学培养了大量的人。

    Swami Ramdevji Maharaj教授Pranayama,一种瑜伽形式。令人钦佩的是Swami Ramdevji用简单的技巧教授印度普通大众的不同PRANAYAM(控制呼吸)。技术的简单性使普拉纳姆成为普通人生活的一部分。由Swami Ramdevji教授的Pranayam按顺序进行七次呼吸练习:
1. Bhastrika Pranayam(风箱呼吸法)
2. Kapal Bhati Pranayam(圣光呼吸法)
3. Bahaya Pranayam
4. AnulomVilomPranayam
5. Bhramri Pranayam
6. Udgeeth Pranayam
7. 专注于呼吸(冥想)

    斯瓦米吉从黑暗的坟墓中带出了印度的Pranayam祖先科学。人们在各种疾病中遭受了很多苦难,有些人也接受了死亡,尽管普拉纳姆的神奇科学存在于印度,仅限于技术中的一些教科书,但斯瓦米拉姆德吉已经消除了黑暗的面纱,普拉纳姆的神秘面纱正在展开印度的常见质量和固化大部分。

    Swami Ramdev的电视节目和瑜伽营已经证明非常受欢迎。参加他的瑜伽营地的人数高达20,000人。在众多地点中,斯瓦米吉受邀并在Rashtrapati Bhavan(印度总统的住所)进行了瑜伽营。他的电视节目在非洲,澳大利亚,亚洲,欧洲和美洲等几大洲播出。观众船被引用为2000万常规观众。这些项目的观众已经宣称可以缓解各种疾病,如血压升高,血糖升高,脊椎炎,肝炎和肥胖。 Swami Ramdevji有一个无病世界的金色梦想。他科学地进化了Pranayam以及瑜伽,这些都是Patanjali之前所理解的。斯瓦米·拉姆德吉(Swami Ramdevji)公开而自信地挑战患有疾病的人们,让瑜伽一试,并且很快就会受益。从大商人,着名人士到普通人,所有人都在实践Swami Ramdev的Pranayam,直到现在已有数百万人从中受益。

    斯瓦米·拉姆德维吉认为对人类的爱和情感的道德行为是对造物主的真正崇拜。他生活见证了一个人的力量。在两年半的时间里,斯瓦米·拉姆德吉(Swami Ramdevji)通过印度和国外带来了对瑜伽和阿育吠陀的巨大认识。斯瓦米·拉姆德吉(Swami Ramdevji)非常努力地工作并带来了这场革命,并将瑜伽带到了每个人的手中。每天早上,人们都会盯着他们的电视频道,跟随Swami Ramdevji瑜伽课程。虽然其他人使用90%的瑜伽体式和10%的Pranayama,但Swami Ramdevji方程则相反。他实事求实,脚踏实地,用自己简单的技巧分配了如何摆脱疾病的智慧。“这是你的出生权,坚持无疾病,健康,健康,苗条,美丽和年轻,完全放心,恢复健康。

    2007年1月,Swami Ramdevji获得KIIT大学(Kalinga工业技术研究所)颁发的荣誉博士学位,由科学家和诺贝尔奖获得者Richard Ernst领导,以表彰他在普及瑜伽吠陀科学方面的努力。

    整个国家都被斯瓦米·拉姆德夫(Swami Ramdev)教授的治疗技术所扫除。他带来了一个神圣的转变身体,思想和灵魂。斯瓦米·拉姆德吉(Swami Ramdevji)致力于建设一个繁荣,先进,无疾病和微妙的新印度。

    用呼吸创造“无病的社会、无药的世界”,这是斯瓦米·兰德福(Swami Ramdev)的雄心和奋斗目标。如果你看见一个人在飞机或火车上做圣光调息或是清理经络调息法,别惊讶。这种透过瑜伽获得的觉知起源于斯瓦米·兰德福。兰德福将成为世界健康史上的重要人物,他倡导使用唾手可得的氧气作为药物,并以此治愈了成千上万个的糖尿病、咽喉炎、动脉硬化、肥胖、气喘、支气管炎等疾病的患者,即使在一些现代医学仍有挑战的疾病,如抑郁症、帕金森氏症、癌症、艾滋病等领域,斯瓦米·兰德福的实验也证实了这古老的科学对这些有效。

    斯瓦米·兰德福是瑜伽和阿育吠陀的大师,精通梵文、阿育吠陀和吠陀哲学,他务实的瑜伽方法赢得全印度数以百万的追随者,于1995年开始推广瑜伽,成立Divya Yoga Mandir等机构,他在推广氧气为医药价值上的不懈努力,将为现代医学界带来新视野。

    经过数百万印度人的治疗证明和十余年的研究,斯瓦米·兰德福宣布:瑜伽调息法可以不用对抗性疗法或手术治愈许多疾病。他说,呼吸瑜伽是完整的古印度疗法和生命科学,这是一种自我疗愈的科学,可治愈身体、心理上的疾病且无任何副作用,他证实了:“呼吸瑜伽是所有身心疾病的自然疗法。”

    不只是印度人,西方国家也非常认可尊者,2006年7月,当斯瓦米·兰德福抵达伦敦,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就邀请他参加茶会,听他讲解瑜伽呼吸养生法如何帮助所有人保持健康。最近,斯瓦米·兰德福还获英国政府颁发的瑜伽大师奖。

    据说,斯瓦米·兰德福目前拥有世界上最多的追随者。

一水玄瑜伽

关于一水玄 | 一水玄博客 | 师资培训 | 商务合作 | 客户服务 | 网站地图    

BEST EXPERIENNCED WITH RESOLUTION 1280×800 OR HIGHER,IE7 OR HIGHER.COPYRIGHTS 一水玄健身管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3018203号